首页 > 未分类 > 冰域异旅 > 第三百四十四章 盛衰之瞳

第三百四十四章 盛衰之瞳

小说:冰域异旅 作者:晚亭有鹿  字数:2704

 米千怒吼道“你说什么!”

原来这人正是米氏的弟子,刚刚经历了巨变,此刻看到了自家掌门,如同溺水之人遇到了救命稻草一般。www.35xss.com

声嘶力竭地呼喊求救,将那一点点生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掌门身上。

米千被那弟子的样子震撼,严重眼中含着热泪“好孩子,咱们现在还剩下多少人?”

那弟子面色惨白,几乎都要将眼珠瞪出眼眶。

恨不得目光所及之处,既是身之所在。

那弟子挣扎着蹬动双腿,但是头发被苏清璇牢牢抓住,死活也不能挣脱。

“掌门!武功山上已无活口!留下来的族人弟子还活着的……”

他用嘶哑的声音仰天喊道“只我一人。”

“哎呀!”

米千一霎时痛彻心扉。

他怒吼道“苏清璇!你这妖妇活该灭门灭族!”

苏清璇明显被这句话刺到了,眼睛微微睁大,另一只手摸出一并尖利的小刀来。

她的眼神里有危险的光,面无表情。

手起,刀落。

那弟子脸上登时多了一道伤口。

他疼得嗷地一声惨叫“救我!掌门救我!”

米千看见鲜血从伤口里留下来,长长的一条像蛇一样蜿蜒而下。www.35xss.com

“苏清璇!你一定跟你那些不要脸的族人一样,不得好死!”

苏清璇没有回嘴,手腕一抖,那人身上又多了一道伤口。

米千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吼道“有本事你来打我们啊!”

她指尖轻挑,再添一道刀痕。

文蔚平连忙拦住米千“米掌门,你先不要再理会她了。否则还没有开战,他便死了。”

米千两眼死死地盯着苏清璇,呼呼地喘着粗气。

苏清璇一扬手将那弟子甩道一旁的地上,捂着肚子笑道“米掌门,你不会是想用眼睛瞪死我吧?”

“这可真是个稀奇的功法,没想到你们武修还真是天赋异禀呢!”

听了米氏弟子和米千的对话,白轩朋心如死灰。

文蔚平见他一瞬间似乎苍老了十岁,连皱纹都深陷了“白掌们节哀。”

白轩朋眼一闭牙一咬大声冲着对面喊道“有没有白府的人在?”

果然,对面有人应到“掌门,我们在!”

白轩朋看向对面,只见有两个弟子相互搀扶着站立,身上、头上狼狈不堪。

正是白玲玲和白田。

白飞看得真切,喊道“玲玲!田哥!”

两人听到声音望过来,自然也看到了他。

只听白轩朋问“家里,还有多少人?”

他的声音颤抖着,连带着整个人也都跟着抖了起来。闪舞小说网 www.35xss.com

白田道“掌门,家里大约还有十几个师兄师弟。”

白轩朋两只眼睛通红,比那些妖兽的眼睛,还要红。

他一抬眼“苏清璇!我谢你给我白氏留后!”

他这一嗓子带着金戈之气,如果声音能够伤人,此刻结界已经被硬生生劈开了一道口子。

苏清璇仿佛很欣赏他愤怒的样子,对于这情形有一种赏心悦目的快乐自心底升起。

“不谢。”

“夫人……”白轩朋气得发丝乱颤,“她在那里?”

这话本来是问白田、白玲玲两人的,却被苏清璇半道上截了去。

“夫人与掌门夫妻恩爱,已经到冥界去打前站了。”

白轩朋哎呀一声大叫,顿时昏了过去。

众人连忙冲上来扶住的扶住,抢救的抢救。

孟齐泰在一旁听到此处,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他走到结界的边缘,面对苏清璇惋惜地说“我没想到你会走这步棋。”

苏清璇努力睁大双眼,想要把他的样子看得清楚一些,再清楚一些。

泪水却不争气地模糊了视野。

望着眼前这个人,他的声音已经有了细微的变化,甚至还有些驼背了。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陆岑吗?

初闻姐姐的死讯,孟齐泰只觉得悲愤交加“苏清璇,你这是要遭天谴的!”

“不要叫我苏清璇!”她倔犟地抬起胳膊抹掉眼泪,“你不配!”

他的眼神如此陌生,完全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

“你不是陆岑,你把陆岑还给我!”

孟齐泰咧开嘴笑了“你还和刚来的时候一样,怎么这么天真?”

“现在你还不明白?哪有什么陆岑!”

“那是古神造的一个傀儡,一个玩偶罢了!”

“不是!他不是!”苏清璇摇头,“他是真的!他存在过!”

孟齐泰皱眉,猛然间觉得眼前的这个魔头是如此的可怜。

他转身就离开了结界,向白轩朋倒下的地方走过去。

最终,他选择了家人。

白轩朋悠悠转醒,看着眼前围着的一圈人道“我早该知道的。”

文蔚平蹲在他的右手边,轻声道“白掌们不要劳神,好好休息。”

众人正打算把他抬走,白轩朋忽然道“盟主,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有了如此一问,众人全都齐刷刷地看向文蔚平。

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文蔚平轻轻地闭上了双眼。

他轻声道“是。”

“什么!”有的人已经拔出了佩剑,有的人还心存疑惑。

只有十二卫在同一时刻通通地向前一步,护住了他。

各种质疑通通跳了出来。

“你怎么会知道?”

“原来奸细不是米掌门,是盟主!”

“什么?米掌门是奸细?”

“怎么会有这样的传闻?”

“盟主不会是奸细吧?”

“太可怕了……”

各种各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吵吵嚷嚷地让人不得安生。

文蔚平抬起双手压了一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诸位同道,事情的真相就在那里,也不会跑,也不会逃。”

“如果猜测就能得到你们想要的答案,那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冤死之人了。”

“既然你们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们。”

他说“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要争这武道盟主呢?”

“因为盟主的眼睛,可以看见各个门派的生死。”

他悲悯地说“前几日我已看到你们各个门派的情况了,包括我文蔚府的。”

他现在一闭上眼睛,仿佛还能看见那满眼的血红。

那些红色的碎片纷纷扬扬地飞上天,把整个天空都染红了。